您好,欢迎来到国旅(深圳)国际旅行社指定官方网站!     注册 国旅简介 资质证明 付款账号 公众微信 收藏本站
  • 深圳国旅旅行社
当前位置:首页 > 出境游 > 美加

联合国总部

发布:2014-07-31浏览量:760
景点详情 东河之滨的联合国总部,向来与自由女神像、世界贸易中心合称纽约的三大名胜。一幢办公大楼,几间会议厅,居然也可称“名胜”,且是每年招徕一百万游客的热门参观点,其中奥妙,大约只有在慢慢游历之后,方能略知一二吧。

   纽约,具体来说它的中心区曼哈顿岛,整个儿就是一个由阴森森的狭窄街道组成的迷阵,身历其间,令人气闷烦躁,茫然不知所措。因此,在某个炎热沉闷的下午,汽车慢慢爬出这一迷阵,眼前豁然出现一片开阔地,而且在一片色彩斑斓的旗帜和一幢绿色透亮的玻璃大楼后面,涌出一湾泛着绿波的河水时,你会像在沙漠中行走多日的驼队,突然看到一片绿洲……

   这片“绿洲”就是赫赫有名的联合国总部。

联合国大厦


   在一寸土地一寸金的曼哈顿岛上,联合国总部有这一块落脚之地,确实是福分匪浅!1946年2月,联合国在伦敦召开第一届大会,决定将总部设在纽约时,联合国人士就期待着在大洋彼岸找到一个舒适、宁静的栖身之地。然而,要在纽约这块地方插足,谈何容易。于是,在最初的几年里,联合国只好挤身在纽约远郊成功湖畔一幢陈旧的红楼里,度过了一段默默无闻的生涯……

   曾几何时,美国的亿万富翁、大银行家约翰·洛克菲勒第三突然善心大发,慷慨解囊了。他提出把曼哈顿岛靠近东河的一片土地捐赠给联合国,作为联合国总部安家立身之地。尽管洛克菲勒先生捐赠的这块土地上的房屋正在颓败下去,地产价值也是江河日下,但这位大财阀的慷慨,还是赢得了人们的交口称赞,联合国人士更是感激涕零。

   只有在以后的岁月中,人们才慢慢明白了这位亿万富翁的“慷慨”。联合国总部在这块土地上建起来后,在它周围那一片片同样是属于洛克菲勒财团的地皮,都突然成倍成倍地涨价,富丽堂皇的外交公寓,第一流的大旅馆、大饭店、大商场,都围绕着这个世界组织的中心,一个个拔地而起了。一片眼看着被人遗弃的地段,成了纽约最昂贵的街区。三十多年以后的今天,当一位经济拮据的联合国职员,用两千美元一个月也难以在总部附近租到一套两房一厅的住房时,他的确不能不折服于那位老谋深算的亿万富翁,以及他在攫取名声和财富方面的眼力和手段!

   东河岸边这块洛克菲勒的前“领地”,确实变了!在当年那些残破不堪的码头仓库的废墟上,到处是最现代化的楼房。总部的北边,是两幢堪与联合国大厦媲美的外交公寓。它的对面,则是花两百美元才能住上一夜的豪华旅馆。卡特先生、卡斯特罗总统、阿拉伯的酋长们都曾下榻于此。这除了旅馆的高级设施以外,更重要的大约还是出于安全考虑。对于纽约市和联合国的警察首脑们,这些大人物从旅馆到联合国大厅发表演说,只消穿过一条不到三十米宽的马路,这该少操多少心,少花多少钱。不过,当卡斯特罗总统步出旅馆去会场时,警官们还是希望能从旅馆房间修一条直通讲坛的长廊。

联合国大厦


   联合国总部附近最多的建筑,还是各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的驻地。美国作为东道国,自然近水楼台,抢先在总部对面建起了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大楼。从此以后,大楼前面悬挂的美国国徽上的兀鹰,就一直日夜睁着眼睛,观察着联合国的动静。不过,当今的世界也不是美国一家独占鳌头的时代了。想当年,大名鼎鼎的伊迪·阿明总统在乌干达执政时,不惜花重金在美国代表团驻地旁边,买下了一块地皮,并亲自下令,建一幢比美国代表团还高出一层的乌干达大楼。不管历史对这位非洲小国的黑人总统作何评价,今天当人们走过以一层之差“镇过”美国代表团驻地的乌干达大楼时,还是感到一种会心的满意。

   最大的变化,自然发生在总部本身。总部大楼前那一列弧形的会员旗,已从当年的五十一面增加到一百三十四面。大会堂里,美国控制的表决机器,已像美国前驻联合国代表斯蒂文森所抱怨的那样,变成了第三世界国家的“多数暴政”。今天,当我们漫步在联合国总部时,虽然建筑依旧,但人们的感受,已经大大改变了。

   联合国总部大体上分成三部分:北端的大会堂,南端的秘书处大楼,以及连接二者的联合国走廊和背靠的会议厅。

   联合国总部建设之初,人们对其建筑曾提出了三条要求,即必须有象征性、感情性和纪念性。虽然建筑师和主持室内装饰的艺术家们,都曾努力试图赋予其作品三“性”,但是否真正如愿,那就是见仁见智,其说不一了。

   联合国大会堂是一座白色的大理石建筑,分成代表席、记者席和公众席,可容纳一千八百多人。会堂顶部呈椭圆拱形,正中部分是一大的圆轮,期间散布着如万星闪烁的灯光装置,它的象征性,大约是浩渺苍穹之下,聚集着普天之下的芸芸众生。墙上的壁画、地毯、桌椅的颜色,以及俯瞰大厅的联合国会徽,都呈现一种以蓝色和绿色为主的色调,使人产生一种宁静、悠闲的感觉。据说,这种色调对会堂里剧烈辩论着的代表们,有一种镇静的功能。自然,这种色调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奏效的。当赫鲁晓夫先生在讲坛上脱了皮鞋,大敲桌子的时候,艺术家们呕心沥血的设计显然是失灵了。

注意事项
温馨提示以上图文资讯均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不可作为您出行的依据!酒店、景点、门票价格等实际情况可能已有所变更!
上一篇:火山岛 下一篇:茂宜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