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国旅(深圳)国际旅行社指定官方网站!     注册 国旅简介 资质证明 付款账号 公众微信 收藏本站
  • 深圳国旅旅行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旅游指南

大足石刻,历史的古老文明

如果拿古朴,含蓄,静雅,神秘之类的词作谜面,那么谜底一定是大足,以及大足石壁上那些佛像。

大足,记得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时,我竟低头看了一眼鞋子。

古人们都是乐意逐水而居的。那年,也就是长安四年,四川濑溪河流域物产丰富,民户日增。所以刺史陈靖意很得意,就打算“侨户辐凑置县”。濑溪河那时候不叫濑溪河,叫大足川,又取大丰大足之义,顾名“大足”。但我更喜欢民间百姓直白的说法,宝顶山石池中有大脚一双,于是县名曰大足。多么随意的解释啊,简直就是一首粗糙的诗。在真命天子还没下岗的年代,在大足姑娘们脚骨头即将折断的那一刻,不知道女孩们会不会想起对面山上,那荒草迷离,秋风肃杀中的一对大脚,时间灰烬,一切都不得而知了。好在于今不用包脚,而我也有幸和一大帮姑娘们在山上啪嗒啪嗒地跑来跑去,思绪飞扬。

大足石刻

石壁上有许多造像,林林总总,一字排开。套用官方话语就是,大多表现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情节。比如其中一段讲的是,孩子尿床后母卧湿儿卧干的故事,很是感人。除这些外就是宗教造像了。道教崇拜的偶像历来庞大无序,以民间的各路神仙为主体,再加上先王圣哲以及佛教罗汉什么的,大家热热闹闹,像是政协开大会。到了宋代,儒,佛合流,理学形成。佛教队伍更是浩浩荡荡,就不多说了。没想到儒家竟也有人站在这石壁之上,孔子居中,两侧分立颜回,仲由等十弟子,俨然菩萨。

说心里话,我是个无神论者,但徘徊其间,竟也惶恐了。面对这些生龙活虎的古老文明,这些极具艺术性的造像,心中唯有虔诚。曾经倾动朝野,曾经湮没荒草,头上脚下的草木枯了又荣,荣了又苦,而石像们却依然定格各自的姿势,千年无话,硬挺千年,它们不累么?也许,古老的文明该歇歇了。

我们需要这些衰草枯崖么?不需要,谁要谁就是一横一竖再一横,土!我们要什么?我们要改玄易辙,我们要急功近利。我们抽的是“白沙”;聊的是“短讯”;玩的是“传奇”;穿的是“耐克”;听的是“摇滚” ;看的是“闷碟”等等等等。我们是追求品牌相互复制的一代。是即将被消费主义渗透或者谋杀的一代;是感官刺激至上,拼贴浪漫向前奔跑的一代;是面对“文化全球化”浸染,独自狂欢和骚动的一代。总之,我们是容易受到诱惑的一代,是排斥传统文化的一代,悲哀的一代。朱文颖在一个长篇里写道:她们也不像她们的父辈,经历过真正的苦难贫困,炼就了钢一样的纯粹,严谨与坚硬。她们的品质是摇摆的,逢钢即钢,遇铁即铁,甚至碰金即钱。一切的一切,只能看她们的造化了。所以,古老的文明你不能退场,要坚持,要像石像一样硬挺,坚持再坚持。

大足石刻养鸡女

现在是旅游淡季,游人不多。走道上干干净净,凸现在石壁上的神界人士光怪陆离,打量着我们这群凡夫俗子,充满了神秘与诱惑。北山石刻不象宝顶的那样世俗,北山造像,高雅圣洁,绝尘超凡。昔日的战火硝烟使北山石刻有不同程度的损坏,朋友说,当年要是有一个师的兵力守卫就好了。我们鱼贯而行,品评古人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揣摩匠人们的造型手段,感叹其独特的艺术法则。有风从走道穿廊而过,大足的风是细腻的,经过时彬彬有礼,带着吹面不寒的干脆。

远离城市,远离喧嚣,远离繁文缛节,访一份深处的静,我索性慢慢腾腾落在了队伍最后头。我喜欢这里的风,真的,即便是化为石像手中的兵器,其貌不扬地享受荒山野岭的沉默寡言也心甘情愿。可是,风的尽头有时意味着寂寞。因此我又扪心自问,自己骨子里究竟摆脱得了欲望,荣誉,繁华的诱惑,抛得下那一片灯红酒绿的钢筋水泥丛林么?我在佛祖前磕头,然后,落荒而逃,逃入万丈红尘。

老家人管养得娇的子女叫菩萨,脑子反应慢的也叫菩萨。后来,我们这些菩萨买了许多菩萨的纪念品之后,就欢天喜地的离开大足,打道回府了。如同一帮得胜归营的喽啰——大本营,在城市。

发布:2013-06-27浏览量: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