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国旅(深圳)国际旅行社指定官方网站!     注册 国旅简介 资质证明 付款账号 公众微信 收藏本站
  • 深圳国旅旅行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旅游指南

远离都市喧嚣,夜袭后河

北方仲夏,天黑得晚,夜里七八点钟,城市里路灯才次第亮起。这里是北京延庆县城,渐渐商铺的霓虹也开始闪烁起来,灯火通明,车辆往来,人潮涌动。匆忙的行人是正在赶路回家的,悠闲的,则是正从家里出来散步的,一派详和的人间烟火景象。从黄昏开始,天空就似雨非雨,而两辆小面包车,却悄悄驰离城市,向北部黑黝黝的荒野山区行去。

龙聚山庄,位于延庆县城北十公里外军都山脉山脚一隅,山庄大门路边,是一条山谷的末端,有一座防止泥石流的混凝土护坝。小面包车在此停下,鱼贯而出,下来十个"武装"到牙齿的青年——顶上头灯,脚蹬重靴,放下手执双杖,正弓步,借助膝盖顶起背包上肩,弯下腰,耸一耸已在背上的巨大登山包,随着腰带咔嗒一声扣上,捡起登山杖,直起腰来,包顶外挂的泡沫防潮垫高出头顶。一个个兴致勃勃,随着交谈,嬉笑,打闹,整理行装,头灯的十条光柱四下扫射,追光的夜蛾虫蚋,如同碎屑般乱舞。马路一边的黝黑山野,被光柱刺破,晃出一些树木、乱石。

龙聚山庄在京城户外驴友圈内小有名气,却不是因为地产商业,而是驴友徒步后河峡谷路线约定俗成的一个起点地标。后河峡谷是京城周边比较著名的山野徒步穿越旅行胜地,对体能强度相对要求并不很高,又足够荒野,有山有水,没有被开发成旅游区,保持比较完好的自然原生态。选择夜间穿越后河,一是为了积累夜间登山的经验,再则是夏季酷热,夜晚相对凉爽,不失为避暑登山的好时间。实际上,更多的,是为了夜间在荒野,寻求远离文明世界的体验和快感。我们把这次荒野旅行命名为后河"夜袭",除了戏谑调侃,也正是要袭击我们在现代文明中被迫养成的一些疏远自然的习惯。

后河自然风光

进入后河峡谷,需要翻过一座山。我们队伍中,不少人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后河,所以,并不用担心"夜袭"会迷路。天气预报曾说今夜北部山区有阵雨,但只要不是暴雨,并不影响计划,我们只把它当做增加户外徒步遭遇恶劣天气应变能力经验值的机会。穿过那条护坝,就进入了山谷,顺着山谷中的山道向上攀升。没多久果然狂风大作,一场急雨就来了,幸好准备充分,顺速穿上冲锋衣,再给背包罩上防雨罩。雨忽大忽小,大约一个小时,就到了垭口,这个垭口没有名字,因为是从龙聚山庄开始爬升,到此开始下坡,姑且称其为龙聚垭口。

道路湿滑,又是夜路,不少人从垭口下降时滑倒,但除了弄脏裤子,并无大碍,只引来一阵阵笑声和戏谑,大家争论着谁的"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功夫地道优雅。头灯的光柱刺破黑暗,笑声则刺破雨夜山林的寂静。湿滑的下山道路显得尤其漫长,有一阵子雨小了,隔着树林,突然听到哗哗的流水声,循声而下,忽尔就到了平地,灯光照进了一条乱石急流的小溪。一片欢呼:"到了到了",这就是后河。

但我们打算再深入峡谷一些,沿着溪流向下游行去,道路忽尔消失,灯光四射,发现路已到溪流对岸,溪中几块跳石相连,雨中石块湿滑,小心翼翼跳到对岸。山路曲折,一会儿在溪左,一会儿在溪右,过了两三回跳石,终于听见身后有人惊叫,回头看时,有位女孩踩到了水里,双脚尽湿,好在并没有跌倒,大家纷纷慰问,拉上岸来,她只得苦笑言称自己现在是"湿足女青年"了,有人坏笑着说幸好没有"湿身",遂吃了一记粉拳。如是行进了一个小时,发现一片草坪还算平整,又正好是阵雨的间隙,领队决定就此扎营,不去峡谷深处传统营地了。大家迅速分工,堪察地势,规划位置,女生们负责照明,男生们合作快速建起五顶双人帐篷,布成弧形,中间围出一小块广场。万没想到,天公作美,雨小下去,小到无,竟然不再下了。

草地潮湿,但我们把户外雨披翻过来,铺在地上,众人将各自带来的食品贡献出来,堆在雨披上。看来大家都担心在野外吃不饱,特别是姑娘们,恨不得把家里的食品柜都背来了。我觉得,眼前这一堆食品,够我们露营三天了。甚至有人带了酒来,白酒、红酒、啤酒,我的天!

山里凉,又加上刚刚雨后,竟有些寒意,跟城里的六月酷暑相比完全是两个季节。好在一切准备充分,套上抓绒衣,再披上冲锋衣。雨后蚊虫都飞不起来,呼吸里全部是雨后山林的芬芳,听着汩汩的流水,喝着酒,吃着肉,聊着天。有人提意唱歌,平时多拘谨的人也放开了喉咙。喝到微醺时,突然有人"呀"了一声,众人朝他看去,他正抬着头,手指着天空说:"你们看!"——一条清晰浩瀚的银河横过天际——雨后天晴,被洗过的天空,视线通透,深邃暗蓝的夜空,银河两边布满密密麻麻的银钉,那些放着毫光的一等星二等星竟然大如银币,星空灿烂得让人目瞪口呆,此时所有人都关掉了头灯,营灯也熄了,所有人一时间都忘记了说话。仰望星空,我们失去了表达能力。

早晨在鸟鸣中醒来,拉开帐篷,才看清我们营地的地势:两崖峭立,后河溪水在我们营地十米开外泹泹流过,消失在峡谷曲折处,草木繁茂,山势峥嵘。早餐毕,用溪水煮了些咖啡和茶,有些懒虫还在帐篷里不肯起床。我们决定轻装沿溪水走到尽头的"库尾",部分乐意享受清芬大自然的庸懒的则留在营地嬉水、玩闹、发呆。

库尾其实是龙庆峡水库的一个峡湾,距离水库大坝还有十余里的水路,并不通航,所以无法从龙庆峡出山,库尾只是后河徒步之旅的终点,必须折返。而库尾距离我们营地,也有十余里路,全是峡谷,谷中流水淌淌,野花杂木,风光盎然。

峡谷折转,崖壁如削,山峰参差错列,阳光穿过峰隙,忽尔有忽尔无,我们且行且停,在溪流两侧穿行,一再渡河,据说要有三十多次要从石头上跳到对岸,但没有细数。密林中有被我们惊起的两只大山鸡,小路上有野兽相残遗下的骸骨。后河由小溪渐渐变宽,水流也渐缓,水面越来越广。终于在峻岭丛山间汇成了一个湖面,道路至此消失,这就是龙庆峡水库的一个库湾,被驴友们称为"库尾"。水皆缥碧,深不可测,群峰环绕,静谧幽深。库尾在曲折陡峭的峡谷之间,延绵出去,看不见头,没有岸,只有峭壁。

库尾谷地,有孤零零的废弃的房子,被驴友们称为"鬼屋",其实鬼屋附近地势平坦,是一片优秀的营地,被称为"鬼屋营地"。鬼屋并没有鬼故事,只是因为它在这片荒野里太突兀了,周围有些开荒的田地,但最近的村庄,离此都有十几里山路,并且要翻山越岭。库尾从前是开发过景区的,有废弃的游船码头,有一个近代修建的破旧不堪的娘娘庙,游人从龙庆峡乘船过来。但估计是生意清淡,这项旅游开发废弃多年了。除了驴友、山民和龙庆峡水库的工作人员,鲜少有人来到这里。

回到营地,留守人员已经从慵懒中打点起精神,大家一起撤帐拔营,收拾营地垃圾,确保将所有不可降解的人类垃圾全部带走。为了不走回头路,我们徒步的终点是一个叫黄柏寺的村庄,需要翻过一个比龙聚垭口高很多的山垭,姑且称为黄柏寺垭口。这是一段比较考验体能的爬升,需要在山阴面的乱石和腐殖土树林中攀枝抱石爬山两个多小时。黄柏寺垭口是一个狭小的山口,攀至此,眼前突然开阔,延庆平原布陈眼前,阡陌纵橫,城郭村庄历历在目,手机也突然有了信号,人间的信息滚滚而来。回看来时路,林密谷深,峰峦如聚。我们小隐于野的周末,就要结束了。

发布:2013-06-26浏览量: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