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国旅(深圳)国际旅行社指定官方网站!     注册 国旅简介 资质证明 付款账号 公众微信 收藏本站
  • 深圳国旅旅行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曝光

各地景区都呈现“照相陷阱”

10月21日上午,位于福建泉州的东南早报社接到一条新闻热线,在厦门鼓浪屿旅游的陈先生一家三口,被3个“铜人”强拉拍照,并强行索取了60元“合影费”。

接到热线后,该报记者丰晓飞前往鼓浪屿采访。他从轮渡码头开始,途经鹿礁路、晃岩路、龙头路,不时看见三五成群的“铜人”,造型各异,静立不动,仿佛一尊尊铜雕塑。然而,一旦有游客经过,这些“铜人”便“活”了过来,热情地上前招呼游客合影,游客拍完照片,才被告知每人要交20元“合影费”,为此引发的纠纷不断。

丰晓飞的报道刊出两周后,一则“鼓浪屿‘铜人’砍伤城管”的消息,再次将鼓浪屿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11月4日,数名城管人员在鼓浪屿三友假日商城附近巡查时,因劝退拉人合影的“铜人”,与近20名“铜人”、“卡通人”发生肢体冲突,其中3名城管被砍伤。

丽江

只要上网搜索就会发现,类似事件在全国许多旅游地区都有发生:“铜人”、“米老鼠”、“灰太狼”、穿民族服饰的姑娘、叼着花篮的金毛犬,甚至静止不动的油菜花田,都可能成为“照相陷阱”,游客各种“被照相”的吐槽帖背后,是各方利益的“拉锯战”和旅游监管的“道魔之争”。

“铜人”唱罢,“萌犬”登场

砍伤城管事件之后,鼓浪屿对“铜人”的清理与整治进一步加强,目前岛上已很少看到“铜人”出没。然而,向游客收取“合影费”的现象并未绝迹,而是出现了形式多样的“变种”。

近日,一只名叫“毛毛”的小狗蹿红鼓浪屿。据网友描述,这只金毛犬戴着“Hello Kitty”眼镜,叼着一篮鸡蛋花,篮子里的纸板上写着:“我叫毛毛,我卖鸡蛋花,可以合影拍照。”其造型活泼可爱,“简直萌爆了”,游客想和“毛毛”合影,可以先掏钱买鸡蛋花。

据了解,“毛毛”并非“横空出世”,而是“前有古人,后有来者”。鼓浪屿景区管委会的一位负责人表示,此前,鼓浪屿曾集中整治岛上的非法占道经营者,被多次取缔后,这些人摇身一变,搞起了“行为艺术”,靠收“合影费”赚钱;砍伤城管事件之后,“铜人”不见了,随之冒出了“萌犬毛毛”,并且不乏跟风者。

记者在搜索近半年的媒体报道、微博信息后发现,类似收取甚至骗取“合影费”的情况在全国许多旅游地区均有发生:在青岛中山公园,“悠嘻猴”、“喜洋洋”等卡通人物亲切地向小朋友招手,合影之后强行向家长收费;在桂林银子岩,穿着民族服装的女子强拉男游客拍照,不给钱就破口大骂;在青海湖,藏民将景区旁的油菜花田围起来,“取景费”动辄上百……

总体来看,上述行为都很相似,那就是利用特殊的服饰、道具等“吸引物”误导或强拉游客照相,然后向游客索要“合影费”。

游客不满,谁来管“铜人”

西安姑娘任柳一直对四季如春的南国风情充满向往,然而,前不久的云南之旅,却让她大失所望。在西双版纳原始森林景区,任柳两度被“无意”绊倒,只是因为她坚持不肯和两个穿民族服饰的人“合影”。

采访中,任柳称拍照者为“景区工作人员”,但对于对方的真实身份,她其实并不确定,只是直觉“这些人如此猖獗,肯定跟景区脱不了关系”。更让她气闷的是,出了这样的事儿,却投诉无门,跟景区导游反映,导游也只是让她“调节心情,以后提高警惕”。

无奈之下,任柳暗下决心,“以后再也不来云南了”。

对于外地游客的抱怨,云南本地人直呼“冤枉”。“别看他们穿着版纳的衣服,不一定是版纳人”,丽江居民郑以宁说,就像丽江古城也有“铜人”出没,“但他们大都是丽江周边甚至是外省人,跟丽江一点儿关系没有”。

同样觉得“躺着中枪”的,还有鼓浪屿上的居民。在微博和论坛上记者看到,岛民治理“铜人”的呼声甚至超过外地游客,多位网友表示,这些从贵州、安徽等地流入的“铜人”,严重破坏了鼓浪屿的形象,呼吁当地执法部门加强监管、严厉打击。

面对游客和本地居民的“双重夹击”,各地管理部门却纷纷表示无奈。前述鼓浪屿景区管委会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法律定性难”,鼓浪屿对“铜人”的治理一直比较被动,“砍伤城管”事件当日,城管即是以“造成交通拥堵”为由进行干涉,“铜人”不服,才引发冲突。

丽江古城管理所工作人员李晓平则表示:“铜人”的流动性很强,古城巷子又多,往往执法人员一出现,他们就跑没影了;而且看似分散的“铜人”,实则结成团伙,有专人放哨,很难有效管理。

“最麻烦的是,即使抓到了,也不好处理。”李晓平说,“对于初犯,我们都是口头警告,如果第二次发现,就罚款三到五百元,但这只是他们一天的收入,根本起不了震慑作用。”

因势利导,让多方受益

面对层出不穷的“合影费”事件,有业内人士指出,不管“合影费”、“取景费”的形式如何,都是为了迎合游客在旅途中“留下点儿啥”的需要;而在旅游发展中“分一杯羹”的利益驱动,则是“铜人”横行、“萌宠”泛滥的直接原因。

在记者的采访中,上述说法得到证实。北京游客王涓表示,看到可爱的“毛毛”,即使知道它只是“主人”的圈钱工具,还是会忍不住掏钱合一张影。而据媒体公开报道,青岛中山公园的“卡通人”,最多时一天可赚千元,甚至有人瞅准“商机”,对分散的“卡通人”进行“公司化经营”。

游客有合影留念的需求,“铜人”、“萌犬”有偿满足其需求,这本该是两全其美的好事,但由于市场秩序的混乱,好事最终变成了坏事。对此,福建师范大学旅游学院教授郑耀星建议,旅游目的地和景区不妨将相关业务做成项目,因势利导,规范经营。

对此,部分地区已经开始实践,而且效果不错。记者在开封清明上河园看到,扮成代笔书生、算命先生的“铜人”,积极配合游客照相,并无强制收费行为,受到游客好评。据了解,这些“铜人”都是景区雇用的专职“演员”,按月领取工资。

而针对“管理难”的问题,北京的媒体人王猛表示,相关管理部门应该建立畅通的投诉渠道和严格的监管备案制度,确保一旦发生旅游纠纷,能够迅速找到相关当事人,及时做出处理。

发布:2012-12-24浏览量:231 来源: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