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国旅(深圳)国际旅行社指定官方网站!     注册 国旅简介 资质证明 付款账号 公众微信 收藏本站
  • 深圳国旅旅行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曝光

各地争办黄帝祭祀活动的缘由

有关黄帝祭祀、黄帝文化的新闻,每每都会引起众多国人的关注,因为被称为“文明初祖”的黄帝,也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最重要的象征之一。然而,最近以来各地纷起的各种黄帝祭祀活动、黄帝文化产业的打造,却常常在社会上引发许多争论与批评。对此,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河表示:“各地争黄帝生日、争出生地、争陵地……争得一片乱象。”

黄帝陵

黄帝祭祀的你争我夺

北京晨报:最近针对各地争办黄帝祭祀活动,公众纷争不断,争议也不少,对此您怎么看

李河:黄帝祭祀的乱象表现在很多方面,很多地方都有祭祀黄帝的活动,争的内容也各有不同,有争黄帝出生地的,比如河南新郑,甘肃天水,如果算上《史记·五帝本纪》的注疏中关于“(黄帝)生于寿丘”的说法,还包括山东曲阜等。此外,有争黄帝生日的,陕西黄帝陵网站依据“二月二,龙抬头”的民谣,声称黄帝诞于农历二月二,“黄帝是条龙”;而河南安徽一些地方则断言黄帝的生日是农历三月三,它的依据也与上述民谣有关,说是“二月二,龙抬头;三月三,生轩辕”——因为多出了一句,就把黄帝的生日推后了一个月。最后还有争陵地的,《史记·五帝本纪》有云:“黄帝崩,葬桥山”。在这之后各地出了不少“桥山”,比较有名的是北京西去150公里的河北省涿鹿县的桥山,还有甘肃一带的桥山,自然也包括陕西黄陵县(原名桥山县)的桥山。此外,像北京平谷、河南等地也号称有黄帝陵或冢。

北京晨报:那在这些争议之中,您认为哪些观点是比较真实的呢

李河:上述说法,可以说九成都是言不足征,所有的根据其实都非信史。黄帝本来是个神话时代的形象。千百年来在各个地方口口相传,因而属于不同地域的民间创作和集体创作。但这些集体性创作如果要成为信史,必须经过严肃的历史考古和研究。值得注意的是,今天虽然各地对黄帝属地争得热火朝天,黄帝公祭也闹得沸反盈天,但关于黄帝的严肃考据研究却十分冷。这是很说明问题的。无论黄帝是否存在,关于黄帝存在的严肃证明首先是不存在的。

作为历史人物,黄帝或许并不可信,但“黄帝文化”确实是在火热流传。因为,这是一个能够吸引民族目光的大题材。大题材本应大制作,上面提到的严肃研究和考证就是大制作的一部分。然而,现在的许多黄帝祭祀活动,从其文字宣传来看,实在透出一个“小”来。

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河认为:“许多黄帝祭祀活动,从仪式设计到网络宣传,都搞得跟‘村办旅游’似的。那些黄帝文化的宣传内容,也都跟村办旅游的宣传册似的,充满了齐东野语,堆砌着大量低俗的附会、传说和当代编造。在无数的攀比、争抢之中,黄帝变成了一个笑柄。”

更重要的是,作为中华民族的始祖,黄帝崇拜在现代社会是否还合宜?对此,李河说:“黄帝崇拜和祖先崇拜一样,和宗法、血缘直接相关,是传统时代谈论民族时最重要的标准。但是,这些带有明显前现代特征的符号和标准,在现代社会是否还要强化?”

黄帝传说的成型

北京晨报:黄帝既然是一个神话时代的传说人物,他的形象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李河:这个缺乏具体研究。但从“黄帝”名称的内涵(“黄帝,土德”)以及黄帝传说所附会的一些重要特性来看,黄帝传说应当是“五行学说”成熟后才成型的。我们知道,五行学说作为一个天地人的解释系统,是在战国后期到秦汉时代成形的,在西汉时期获得长足发展。从黄帝传说中的大量内容推断,汉代应是它的繁盛期。

缺少现代意识的祭祀

北京晨报:黄帝祭祀表现的文化民族主义内涵又是什么呢

李河:不管是黄帝生日、出生地、陵地等各种黄帝之争,到底争的是什么呢?争的是“中华民族的根”发源于哪儿,争的是圣地或圣域资源,争的是正统。这是因为,黄帝虽然是个上古传说,但却是一个涉及民族之根的传说。也正因为这样,它成为塑造民族主义认同的最大题材,由此会围绕着这个传说形成一系列仪式,最终形成了祭祀传统。如果说黄帝存在与否还有待考证,那么不容否认的是,关于黄帝的祭祀传统确实是存在的。前面提到,统治者出面祭祀的事例,古有大搞“封禅”祭祀的汉武帝,近代也有革命者如孙中山,此外,1937年黄帝祭祀,当时的延安也派出代表参加。这些祭祀都有一个相同的地方,即都处在特殊的时代,需要民族凝聚力的时代。汉武帝是征匈奴,孙中山为“驱除鞑虏”,抗战时期祭祀黄帝陵,其含义更是不言自明

祖先崇拜应该审慎

北京晨报:您觉得基于血缘联系的祖先崇拜是否需要节制一些呢

李河:黄帝崇拜和祖先崇拜一样,和宗法、血缘关系紧密。在传统时代中,人们谈族群,首先关注的是共同的祖先、共同的血缘、共同的地域等。在此背景下,西方早期的人类学在很长时间内曾经就是人种学或种族学,后来在德国纳粹的种族论中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二战”以后,人们谈论民族的角度发生重大变化,更强调民族的文化、语言、信仰等方面,而淡化其血缘或种族纯粹的内容。从这个意义看,我们这几十年来围绕伏羲女娲、黄帝炎帝等祭祀而强调的祖先、根系、血缘的观念,确实有些过度了。当然,共同祖先、共同血缘的说法,或许有利于吸引海外华人的向心意识。但由于目前中国各地的“争圣地”之战方兴未艾,许多著名海外华人像是赶场的演员,出席了这个仪式又要赶赴另一个仪式,虽然一个个仪式富丽堂皇,但是总能让人们从中看到些许忙乱。

北京晨报:那黄帝能否被视为中华民族的“共祖”呢

李河:这个问题现在真的需要研究。在传统社会,黄帝逐渐成为中原文化的共同象征。为满足这个神话功能,黄帝变成了一个具有强大生殖力的祖先,24个儿子,承袭或获得了十多个姓。这么多子孙,使黄帝的后裔不仅布满中原,也遍及四域。如北魏拓跋氏在入主中原后就宣称是黄帝后裔。《魏书》里面说“黄帝以土德王,北俗谓土为拓,称后为跋,故以拓跋为氏”。不过我们知道,这种宣称其实不过是少数民族进入中原之后,为其获得正统承认所做的文化努力。现在的问题是,黄帝能否成为今天中华民族56个民族的共同始祖?能否得到中华民族各成员的同意?对这个问题要想做出肯定的回答,就必须给出严格的论证;如果回答是否定的,那我们就得考虑,过度消费黄帝文化、共同血缘和共同祖先等这类符号,对于实现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究竟是有好处还是有坏处的?此外,还需要特别提出的是,在今天这个中国日渐强大的时代,对于那种强调血缘祖先的民族主义,是应该持审慎态度的。

精神追求要求真

北京晨报:以您个人的观点,公众应该怎样对待黄帝祭祀活动才比较合适呢

李河:首先,地方政府搞这样的活动应该谨慎,不要滥用公权力、公共财政、公共影响力去支持和推动这样的活动。比如说财政问题,这些活动的经费是哪里来的?如说是民间自发筹集的,那自然没有问题。但如果是公共财政支付的,就是纳税人的钱,这些钱的使用又是否经过了必要的程序?此外,要真正彰显黄帝祭祀的文化内涵,对这种活动的“文化”就必须进行认真的梳理和论证。这样才能避免把“文化活动”搞成“没文化活动”,把弘扬传统文化搞成复活小传统的地方迷信传说。

北京晨报:虔诚容易理解,但一种文化象征要真正地树立起来,同样需要求真求实的精神

李河:衡量一个民族精神发展的高度,其中一条就是是否追求超越性。而这种超越性需要精确地论证,需要逻辑、事实的支撑,对于超越性的解释,要有求真意识,不仅是逻辑上的真,事实上的真,还包括永恒的真。这就需要不迷信,不崇拜,多追问。如面对炎黄、伏羲女娲一类传说,就需要这样一类追问。当然,有些人会说黄帝祭祀属于信仰范畴,不宜采用求真态度去对待。然而问题恰恰在于,信仰也有不同类型,也有低级和高级之分。从宗教史角度看,中国历史中那些小传统宗教,基本没超出原始宗教、地方迷信的范畴,进化程度较低。如今即使要复苏传统信仰,也需对这些原始题材进行改造升级。否则,让这样的大规模祭祀盛行,能否有益于这个民族的文化认同尚不清楚,但肯定会强化目前民间的迷信气氛,强化官场中存在的“不问苍生问鬼神”的气氛。少一些原始崇拜,对我们现代社会的发展,是有利而非有害的。

发布:2012-11-23浏览量:203 来源: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