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国旅(深圳)国际旅行社指定官方网站!     注册 国旅简介 资质证明 付款账号 公众微信 收藏本站
  • 深圳国旅旅行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曝光

景德镇大量顶级仿品充斥市场

在景德镇仿古市场,有数十位顶级仿古高手,他们背后有自己打造的团队及秘密的销售渠道,其仿古瓷作品绝大部分当作真品销售,并且被识破者寥寥无几。

月20日下午,2012中国景德镇国际艺术陶瓷拍卖会上,参加拍卖的198件拍品中共有125件拍品流拍,拍出的73件作品中,最高价格仅为60万元,部分拍品更是以100元的“萝卜价”起拍。

与当代艺术陶瓷低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景德镇市樊家井仿古一条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天南海北的宾客聚集于此,有来淘点旧货的,有来看点新鲜的,最多的是各地的古玩商贩。

顶级仿品

此外,在景德镇仿古市场,有数十位顶级仿古高手,他们背后有自己打造的团队及秘密的销售渠道,其仿古瓷作品绝大部分当作真品销售,并且被识破者寥寥无几。

仿古瓷的利益链

落日的余晖下,一个扎着头巾的中年妇女,坐在竹制的椅子上,弯着腰,一手扶住裹着破碎瓷片的泥团,一手拿着小木棍在上面铲除泥土,剥离出一片片的碎瓷。倘若有人来询问,她便会告诉对方,这是刚刚在某建筑工地挖出来的古瓷片,每一小块售价从几十元至几百元不等。

樊家井仿古市场外围两旁的马路上,上述“出土戏”演绎了一出又一出。

余诚志说,这是景德镇古瓷造假最原始的形式,他们制假的技术不高,只能骗骗过路人。

不仅如此,进入市场内,便可以看见,每家瓷品店里,都摆放着各个朝代的仿制品,有元青花的瓶子,有明官窑烧制的盘子,还有清雍正时期的碗,可谓玲琅满目。还有一些店主,现场将烧制好的瓷瓶抹泥、涂釉,甚至添加药剂,进行“做旧”(行话:新品伪造成旧品)。

“无论你到哪个店,都不要相信这里会有‘老货’(行话:真品),如果有人告诉你是‘老货’,那他绝对是在‘杀猪’(行话:销售假货)。”余诚志说,从上世纪80世纪初,樊家井仿古市场成型之时,他就在此做事,从未见市场有真品。“我们做这一行,奉行一个原则,告知对方,你所购买的东西是仿的,一千块钱想买一个清初的官窑瓷瓶,怎么可能买得到?”

但事实上,在樊家井仿古市场,“杀猪”的现象屡见不鲜。在汪记瓷行,店主指着货架上一个大约150件(件是指瓷器计量的一种单位)古瓷说,这个是真正的“老货”,售价6000元。见记者不为所动,又打开了下面的一个木制柜台,指着里面的一件古瓷说,这也是个老的。

从瓷器制作,到成品作旧,再到销售、发货,最终通过商贩流入市场,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利益链。

幕后的仿古高手

在余诚志看来,樊家井市场的仿古瓷品,充其量只能算是大路货,真正顶尖的仿古高手,隐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他们制作的仿古瓷,与真品的相似程度,至少在八成以上,最高的可以超过九成,就是专业的鉴定专家,亦难以分辨真假。”

“这些人一般不轻易见外人,只有熟悉的买家,才有可能看到他们的作品。”余诚志说,不过,由于他们处于隐蔽的地方,不容易发展新客户。所以,有些仿制高手,会在樊家井仿古市场安排一两个线人,从中发现一些潜在的买家。

在余诚志的安排下,记者以买家的身份,与一位线人取得了联系。在经过一番交谈后,线人把记者带到了樊家井社区内的一幢三层小院里。

这是一个绰号“老药”的做旧高手的庭院。庭院内,到处摆放着不同朝代的瓷器,就连院内的垃圾桶,也是青花瓷做成。

一楼设计的是烧制瓷器的车间,在车间之外的庭院里还搭建了一小棚屋。屋里堆放着几十袋瓷土。老药正在称量各种配料的重量。棚屋的另外半间摆满了各种不同器型、尚未烧制的瓷坯,有的已经画上了图案,等着上釉。屋子中间安置的是烧瓷用的气窑,窑炉里火势正猛,有一批客户订制的仿清康熙年间的花瓶正在烧制之中,打釉机一直在不停地作业。

往上二楼是老药的居家场所。在客厅内,陈列着老药几十年来收藏的作品。“这些瓷器都是真东西,光其中一个明朝的油瓶,价值就在百万元以上,以此为原形,做出来的仿品,至少也是这个价(双手食指交叉做出‘十’的手势,意为十万)。”

老药表示,这个瓶子最近3年不会再做了,因为前两年做过一个,销售时,他做过保证,5年之内,不会再做第二个同样的瓶子。

再往楼上走,是老药进行高仿瓷的绘画室,所有瓷坯的绘画工作在这里完成。一些年轻而熟练的工人,为瓷器进行上色、勾画,通过打磨,让它们“重回”不同的历史朝代。

“从下面的瓷土研究,到上面的绘画,有一半以上的人具有高学历的专业知识,他们大多是从景德镇陶瓷学院古陶瓷相关专业出身。”老药说,对这些人,他舍得付钱,收入最高的员工,月薪可以过万元。

“无论什么时期的作品,只要有样品,我们都能仿。”老药对自己的技术非常自信,但他表示,由于元代的作品少,市场上的真品极为罕见,懂行的人都知道是假的,因此不容易卖。但是明清的作品就不一样了,清代的瓷业发达,数量大,亦有散落在民间的官窑制品,很多人怀着捡漏的心理,这类货相对就比较好卖。

销售上老药同样有自己的渠道。“到我这儿订制产品的,多为一些拍卖行,他们把样品拿来,我给他们制作仿品。这些拍卖行就将高仿产品拿去拍卖。”老药说,拍卖行是他主要的客户,还有一些海外的机构。

无序的行业现状

据说,像老药这样的仿古高手,景德镇不下数十位。每一位高手背后,都有一个团队和秘密的销售渠道。

业内流传着这样一则关于景德镇陶瓷的故事:某地海关截获了一批欲出境的瓷器,经认定属于国家一级文物。当工作人员将携带瓷器的“文物贩子”扣留起来查问时,这位“贩子”称其携带的都是现代的高仿品,并非真正的古董,但海关的工作人员和鉴定专家们都不相信他的说法。情急之下,他只好请来这批“古董”的真正作者景德镇的制假师傅,并现场做出一模一样的高仿瓷器,最后他才被释放。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个版本,真假难辨,但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景德镇瓷器仿古技术的高超。

虽然这些仿古高手大多奉行“制假、示假、卖假”的原则,但他们无法保证他们的买家在购买这些高仿古瓷后不会以真品的名义销售。

无论是在景德镇本地举行的国际陶瓷拍卖会上,还是在北京、杭州等一些拍卖会上,均出现过高仿假瓷。除了损害竞拍者的权益,也有损拍卖行的公信力。事实上,有部分拍卖行主动到景德镇订制高仿古瓷,骗过了鉴定专家,最终使这些高仿瓷品以真品的形式流入了市场。

但这种愈演愈烈的制假现象,已经影响到了整个陶瓷艺术市场。于本届陶瓷博览会期间举行的国际陶瓷拍卖会上,参加拍卖的198件作品,有125件最终流拍。成交的73件作品中,最高价格也仅为60万元,不及三年前的拍卖会上782万元 “天价”的十分之一。

“古瓷市场受到的冲击虽然没有这么明显,但也有一些。”赵平原认为,当地只有正确引导这些仿古高手,制定市场规则,才能扼住陶瓷艺术市场的下行趋势。

发布:2012-10-26浏览量:183 来源: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