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国旅(深圳)国际旅行社指定官方网站!     注册 国旅简介 资质证明 付款账号 公众微信 收藏本站
  • 深圳国旅旅行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曝光

北京旅游:揭秘北京黑导一日游

就“黑导游”事件,昨天下午北京市旅游委、市公安局、市城管局、昌平区等联合召开第三次发布会表示:“黑导游”孟某涉嫌持械威胁游客,被行政拘留5天,当事旅游大巴所属的北京银建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因未按约定线路行驶,被处以3000元罚款。

新京报讯 (记者温薷)就“黑导游”事件,昨天下午北京市旅游委、市公安局、市城管局、昌平区等联合召开第三次发布会表示:“黑导游”孟某涉嫌持械威胁游客,被行政拘留5天,当事旅游大巴所属的北京银建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因未按约定线路行驶,被处以3000元罚款。

至于行政拘留之后“黑导游”将由哪个部门处置,城管部门认为孟某系旅行社所派,应由旅游执法部门处理;市旅游委称孟某若来自正规旅行社将受处罚,但目前调查情况是其属“黑旅行社”。两部门均表示,会积极配合其他部门进一步工作。

“黑导游”打人被拘5天

7月3日被网传的“北京导游持刀强迫游客购物”,已被北京市公安局定为“703”案件。“703案件已经查清。”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张国海副支队长表示,7月10日已将29岁的“黑导游”孟某行政拘留5天。他介绍,孟某由于存在殴打他人行为,对其处罚的依据是治安管理处罚法。

针对孟某结束行政拘留后,“后续”由何部门牵头处理,按照规定,若正规旅行社委派无资格人员从事导游活动,应由旅游执法部门主责处理;若“黑导游”无挂靠自行揽客,则应由城管执法部门处理。

昨天,城管部门表示孟某同旅行社存在关联,不一定是“纯黑”;旅游委则表示初步调查认为孟某来自黑旅行社,因其所属旅行社未经旅游委备案。两部门昨日均表示会积极配合其他部门下一步工作。

大巴车公司被罚3000元

市交通委交通执法总队相关负责人介绍,市交通委根据线索调查,确认“黑导游”当事车辆隶属于北京银建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随后,市交通委紧急约谈了该企业负责人和当时的驾驶员李某某。

市交通委认为,银建公司所属大巴车没有严格按照旅游车辆包车合同中约定的线路行驶,也未制止导游行为,违反了道路运输条例相关规定,构成了客运包车未按约定起始地、目的地线路运输,依法对公司处以3000罚款,责令整改,并对当事驾驶员批评教育。

黑导游“持械”处罚过轻?

随着调查深入,孟某所持工具也从最初网传的“刀”,确认为“改锥”。

警方坦言,虽然均是“持械”,但挥舞改锥的定性,和持刀是不同的。“若是持刀,则涉嫌携带管制刀具。”

张国海介绍,在孟某的案件中,警方已取全报案人、物证、嫌疑人等相关证据。据其调查,孟某非随身携带械具,使用的改锥系大巴车内、置于司机前方的一把改锥,是修车的工具,并有言语恐吓。警方也对当事人进行了伤情鉴定。参照情节、造成后果和证据的提取,被处以行政拘留5天。

黑导游租“白车”存监管漏洞?

为何孟某为“黑导游”,却能“顺利”租到正规大巴车?

市交通委运管局旅游车管理处处长康卉说,旅行社同旅游车公司签合同时,需要按照一日游合同范本,提供行程单、业务安排,公司正式的业务章。旅游车公司可以通过旅行社名称、业务用章,上网核查其资质。

市旅游委昨天称,通过约谈银建公司,看到了当时合同上有盖章,写的是“燕明国都旅行社”,经查北京无此正规旅行社,只有一家名称接近的旅行社叫“北京市燕明国都国际旅行社”。市旅游委调查发现,两公章章型、大小不吻合,初步判断是假章。

这是否意味着,“黑旅行社”持假章签合同,即能够租用正规旅游车?康卉称,“作为乙方,不一定能够辨别出章的真伪。”她举例说,这就像拿假身份证冒充行骗,识别者很难鉴定,且出了事也应是伪造者的主体责任。

“黑导游”到底谁来管?

按照规定,“黑导游”应由城管来查处。但市城管执法局执法总队副队长党学锋坦言,城管执法主要针对那种“没证也没挂靠,自己去招揽旅行者,通过某种手段找旅行车”的“纯黑导游”。但若是有资质的旅行社聘用了无资格的人从事旅游活动,这种情况应由旅游执法机关主责查处。

城管部门并未参与前期调查工作。但党学锋认为,目前旅游大巴“一日游”合同是比较规范的,“是有一定制式的,你签了它,证明你和旅行社存在关系。”

而市旅游委则表示,孟某自称所属的旅行社,北京并无此家。有案可查、名称接近的旅行社又不承认孟某是其员工,孟某也提供不了能证明导游身份的证件。

市旅游委执法大队祝学庆队长说,若孟某属正规旅行社,其行为才可被定性为旅行社委派未持证导游、领队人员,将责令改正,旅行社处2万以上,10万以下罚款。

知情人爆黑“一日游”老板的生意经

看似团费低廉的黑“一日游”,其核心收入完全在游客购物中的分成中取得,每辆车购物金额至少过万才能保本。近日,有黑导游资深从业者向本报详细讲述了北京非法“一日游”的生态与模式。

在看似简单粗暴的“非法一日游”背后,其实是严丝合缝的巨大利益链条。

团费全被“票提”拿走

爆料者讲述,天安门广场、故宫(微博)等景点,游客时常会碰到发旅游小广告的人,行话称其为“发片的”,他们是黑“一日游”行业的起始端,也是最底层。他们不会与游客交谈,工资一般是100元一天。

“发片的”干得好,可上升为“票提”。“票提”可开口拉拢生意,游客的团费、电话和住址,都由“票提”掌握。

“票提”是非法一日游的重要一环。爆料人表示,黑“一日游”游客所交团费全是票提个人收入,故“票提”完全掌握团费的议价权,最低甚至可以不要钱。

为何会有零团费?爆料人透露,团费只是“票提”收入的一部分,除此以外,黑“一日游”的车老板还会按行情给“票提”一笔提成,约每位游客50至150元不等,行话叫“倒打”。因此“票提”每拉一个人,至少有一笔“倒打”,哪怕没团费。

游客分包再收一笔中介费

拉客后,票提会将全部游客资料交给另外一个人,行话叫“传人的”。此人负责将游客资料分配给各个车主,并提前替车主支付“票提”所得。同时,“传人的”从车主手中收取中介费,收费标准约为每位游客10-30元。

所谓车主,是指拥有车辆、导游等资源的“大人物”,他们负责安排一日游,并与购物点联系分成。“传人的”程序结束后,就进入了利益链的核心区域。

“下货”不上万,车主就会赔钱

拿到游客资料,车主会与租车公司联系租车,并派手下导游跟车。爆料人介绍,非法一日游所租车辆,往往都是正规车辆,一般选用45座的中型车。

至此,可初步估算车主发一辆45人的车所需的成本包含租车费用、租小车去宾馆接乘客费用、此前付给票提的“倒打”费用、“传人费”。

粗略算下来,车主每发一班车的成本在5000-10000元之间,还不包括旅游景点的门票费用、汽车油费等。

爆料人表示,车主的盈利全靠强迫游客购物,在行话里,叫“下货”。车主与商店通常以5:5或4:6进行分成。按此计算,当游客购物金额在一万元左右时,车主能拿到5000元左右;而如果不到一万元,这基本上就是一单赔本买卖。

如果一辆车一天购物一万元,那么意味着45名游客,平均每人要在购物上花费222元。而爆料人表示,实际情况是平均每辆车都会被强制购物四五万元。

黑导游收入主要靠“下货”

导游的收入如何计算?爆料人说,导游的收入直接与游客的购物金额挂钩。一般情况,车主所占的购物份额,去掉成本后有10%是归导游所有,这是黑导游的主要收入。

除此以外,黑导游也可通过增加自费项目收费、跳过已收过费的自费项目,以及到假景点游览以节省门票开支,增加个人收入。

爆料人介绍,黑导游一般是跟着固定车主,但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契约关系。

他们没有基本工资保障,“下货不好”的导游,车主会“不想要了”,而“下货厉害”的导游,则可能成为车主间争抢的香饽饽。

发布:2014-03-12浏览量:385 来源:中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