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国旅(深圳)国际旅行社指定官方网站!     注册 国旅简介 资质证明 付款账号 公众微信 收藏本站
  • 深圳国旅旅行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曝光

让游客滚出香格里拉的所长辩白

香格里拉

在10月6日央视“朝闻天下”栏目播出的《香格里拉旅游乱象调查》报道中,导游段元周称,游客不交钱便“刀架在脖子上”,阿布则粗暴地将游客撵下大巴 车,游客反映至迪庆州旅游质量监督管理所,所长李四春竟对投诉游客怒吼“滚蛋,永远不要来香格里拉”。

很快,两导游被吊销迪庆州导游人员上岗从业资格证及迪庆州导游上岗证,并被列入黑名单,三年内不得在云南省范围从事导游服务工作。对李四春的处理则 是,撤职待岗。

李四春,48岁。1997年年底到1999年,李四春到香格里拉县三坝乡挂职当副乡长,2000年任迪庆州旅游局质监所所长,并于2003年成为公职人员,此前其工作 性质都是以工代干。2008年~2011年间,他调任迪庆州旅游局规划发展科任科长,后继续担任质监所所长、执法支队负责人。10月6日,他被撤职。

云南迪庆州旅游局质量监督管理所原所长李四春与导游段元周、张涛的不当言行,将香格里拉的旅游市场拖入史无前例的巨大危机。

李四春在接受《成都商报》独家专访的时候说,这是他第一次骂游客,发怒是因为朴素情感与自尊受到伤害,但作为执法者,他也的确犯了一个“低级错误” 。

导游阿布在接受央视《面对面》采访时坦承,为了生存,他当天失去了理智。他自责,称自己展示了“丑陋的一面”。而另一位当事人,被斥责与黑心导游“ 蛇鼠一窝”的质监所原所长李四春,则一直保持沉默。

1994年11月,云南省政府召开滇西北旅游规划现场办公会,迪庆州旅游正式起步。1995年3月份,州政府成立外事旅游科,后在此基础上成立州外事旅游局、 州旅游局。李四春从州政府机要科直调,成为州旅游局原始班子的5人之一。

迪庆州旅游局副局长张培涛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旅游局的态度是:有问题要面对,有怨气得承受,“四春他尽管有一些委屈,但作为一名国家公务人员,特别 是作为一名执法人员,这个言行放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是不应该的。”

该事件发生后,李四春只与少数几人联系,他女儿在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说,“他已经不信任别人”。

1

当天事情的起因是什么?

他们要我处理“阿布”,但找不到这个人

那些天检查点进出游客上万,院子塞满旅游车,我还要去指挥,特别忙,所以心里也慌。由于她提供的信息有限,我就说,不可能立刻做出答复。

成都商报:当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李四春:8月21日下午,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自称教师,找到我也不是投诉,而是咨询。既然是咨询,我也就没有做笔录。他们提供了阿布的手机号,要 我处理阿布,但我打过去发现是空号。我们导游档案登记用全名,找不到阿布这个人,于是我问他们是不是碰到了黑导游。

在这个过程中我还了解到,丽江旅游局已经对这起事件进行过初步处理,退还了团款,也支付了40%的违约金。于是我提到,原则上我们不能进行二次处罚, 但如果游客真被阿布赶下车,可以将阿布的信息,比如长相等尽可能多地提供给我,说不定哪天会瞎猫碰上死耗子。我的意思是,我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抓到 他。

成都商报:然后呢?

李四春:这个过程一直是在沟通,大概进行了40分钟。我说,再过两个月,《旅游法》就出来了,到时候我们的力度肯定要加大,有法了,就可以保护经营者 和游客的权益,我还拿出一本相关的书籍给她看。

我还和她讲到理性消费观念,我说,不可能花一个鸡蛋的钱去买一只鸡。可能我的话带有方言,她理解有误。我的意思是,花多少钱,就享受多少服务,游客 也要学会选好的旅行社,认认真真按合同消费,如果出了问题,我们对旅行社和导游不会客气,该吊销的吊销,该停业的停业。

成都商报:这个沟通的过程都很正常?

李四春:那些天检查点(香格里拉县白塔附近的游客服务中心)进出游客上万,院子塞满旅游车,我还要去指挥,特别忙,所以心里也慌。由于她提供的信息有 限,我就说,不可能立刻做出答复。

解释完了,我就跟她说,别的我也没办法,她就发火了,拿起桌子上的书,砸在桌子上,说你们处理就这样?我就说只能这样,不满意,也只能这样。

2

为何叫游客“滚出香格里拉”?

她说“素质差”,是对我的侮辱

我认为她对我工作不尊重,发脾气是出于自我保护,我担心录音乱发,会给香格里拉带来影响。

成都商报:为何又叫游客滚出香格里拉?

李四春:我准备到大院指挥车辆,刚出办公室,工作人员就跟我说,所长,她在录音。我开始想,录就录,我也没说对不起良心的话。但我转念一想,不行, 她这么做侵犯了我的权利,也是对我工作的不尊重。

我就回去对她说,你把电话收一下,不能录音,你不是公安,你必须销掉,你不销掉,我要报案。然后我们就僵持在那里,互有争吵。结果她来了一句,你这 个执法人员,素质那么差?这句话让我很不舒服,触碰了我的底线,当时我也没想太清楚,就感觉她这么说是对我的一种侮辱。我就发脾气了。我就说叫防暴 队把她抓起来。(记者注:检查点由公安、旅游等多部门联合执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说你这样的人,在我的办公室和香格里拉,都不受欢迎,叫她滚 出香格里拉。

成都商报:有没有想过,叫游客滚出香格里拉,会造成巨大的情感伤害?

李四春:我认为她对我工作不尊重,发脾气是出于自我保护,我担心录音乱发,会给香格里拉带来影响。事后我想,叫人家滚出香格里拉,是我过激了,是我 的错。

作为十几年的执法人员,我说出这样的话后,我也不舒服。我当天很后悔,回家就和我女儿说,我今天也许真的错了,不该说那样的话。

发布:2013-10-23浏览量:169 来源: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