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国旅(深圳)国际旅行社指定官方网站!     注册 国旅简介 资质证明 付款账号 公众微信 收藏本站
  • 深圳国旅旅行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曝光

韩亚航空被曝尽力回避中方乘客欲减少赔偿金额

韩亚空难发生后,索赔问题一直受到各方的广泛关注。但种种细节表明,有人在处处寻找机会希望能够少赔偿。

乘客行动受限、担忧自身处境

山西学生两个团组、浙江学生一个团组,空难发生后的最初一段时间,活动和活动范围受到限制。

一名山西教师不解,10日向记者发问:“谁在限制我们?为什么要限制我们? ”

山西团组离开酒店、继续在美国行程的第二天,一名律师告诉记者,这批学生所到之处,有多人跟随,拍摄学生。这名律师推测,拍摄者与失事航空 运营商相关,可能由航空保险商派出,目的是提供“证据”,显示学生们“没有受到伤害”,后续理赔过程中可以尽量压低赔偿金额。

相同经历,其他乘客同样提及。

14日,在暂住酒店外,张女士坐着轮椅,由丈夫蔡先生推着、妹夫徐先生陪着,接受媒体记者采访,就自己处境表达“担忧”。

她说,无论在医院,还是出院以后,失事航空运营商没有一个人看望和问候过她;仅仅这种态度,就让她担心,她和其他在美国接受治疗的伤员是否 会得到应有对待和照料。

张女士一家3人和妹妹一家3人6日搭乘韩亚214航班,原定在美国西海岸旅行两个多星期。

航班失事,张女士颈椎骨裂、肋骨骨裂、左小腿骨折、腹部淤血,进入昏迷状态,由丈夫救出客机,再由直升机送入斯坦福大学医院……

丈夫蔡先生肋骨骨裂,入住旧金山总医院两天;13岁女儿受伤较轻,在医院待了12个小时。妹妹和妹夫状况相对好一些,但妹夫空难发生一个多星期 后脖颈上依然有明显擦伤痕迹,妹妹和妹夫4岁的儿子髌骨骨折。

张女士几次哽咽、啜泣、落泪。她说,妹妹和妹夫的孩子年幼,再加骨折伤痛、不习惯酒店饮食,连续几天很少进食、体重下降,妹妹着急落泪。妹 夫几次交涉,要求改善生活条件,对方答复会向主管“报告”,却没有实际举措。

一件事情尤其让这两家人 “不舒服”:妹妹的眼镜航班失事时损坏,去一家眼镜店。一名“美国人”自称为眼镜店工作,在店内拍摄录像,号称会 保护拍摄对象隐私。但是,末了,摄像者要求中国乘客对着镜头用英文说“韩亚航空为我配眼镜……”

韩亚对待中韩乘客态度大不同

张女士与记者见面当天,第一次来到海岸边,与旧金山国际机场遥遥相对。

张女士自述,在斯坦福大学医院,医生、护士和志愿者极为友善,竭力安慰她安心养伤;出院时,那些陌生人送给她全套衣物,带有斯坦福大学标识 。她说,离开那些好心人,她有一种不舍。

只是,与失事航空运营商打交道,让他们“失望”。韩亚13日宣布就空难善后开设电话“热线”,英语和朝鲜语线路24小时开通,汉语线路上午7时 至下午9时开通。张女士的妹夫徐先生说,他当场质疑这种差异,对方答复“人员有限”;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交涉,对方才作调整。

美国联合航空公司人员撤离后,失事运营商在这两家人暂住的酒店内驻扎人员,包括说汉语的人员,由专人送餐,送韩国餐;而对一些中国乘客提出 连日在酒店用西餐不习惯、希望能提供中餐,对方不予回应。

这家酒店内,一对中国老年夫妇乘客感觉不适,希望通过媒体与运营商沟通。然而,约定接受采访的时间过后,他们托人传递信息,不见记者……

领事馆多次约见韩方进行交涉

空难发生以来,除日常事务层面交涉,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副总领事和总领事先后约见韩国方面人员,包括韩亚航空总裁和其他高级主管。

10日下午,总领事袁南生约见韩亚航空总裁尹永斗,告知对方:中方注意到空难发生后韩亚航空所作努力,但认为韩方善后举措没有完全到位,对死 难和受伤人员家属以及对学生团组乘客的关怀和服务有待改善。

总领馆新闻发言人介绍,袁南生特别敦促尹永斗考虑中国国情,即每个家庭只有一个孩子的状况,善后处置和伤亡赔偿必须予以体现。

这起空难,无论是现实直接后果、还是今后长期影响,无论对乘客个人、还是对乘客所属家庭,中国乘客所收伤害程度远远超过其他国籍的乘客。

与中方交涉中所提要求相反,据美国全国广播电台17日援引一名航空业人士所作观察报道,韩方航空运营商正尽力回避中方乘客和遇难者家属,试图 避免在美国讨论涉及中国乘客的赔偿事宜,以期减少赔偿金额。

一名美国律师推断,这家运营商有意牵扯客机制造商波音公司和客机发动机制造商普惠公司甚至旧金山国际机场地面塔台指挥人员和失事现场施救消 防人员,除了寻求减少失事客机飞行员失误责任,同时有意转移公众视线、拖延理赔时间。

韩亚航空214航班6日在旧金山国际机场着陆时失事,3名浙江江山中学女学生遇难,另有181人受伤。机上291名乘客中有中国乘客141人。

相关新闻:旅行社揭江山中学游学团内幕 中介收费层层转包团费大增

发布:2013-07-19浏览量:167 来源:互联网